先进制造业微信公众平台 先进制造业全媒体

先进制造业圆桌会议:多位“中外专家”建言,吸收干货

2017-05-24   来源:《先进制造业》全媒体   评论:0
摘要: 2017(第五届)先进制造业大会圆桌会议于2017年5月24日在上海光大会展举行,各方中外专家围绕不同角度对先进制造业等问题展开研讨
        2017(第五届)先进制造业大会圆桌会议于2017年5月24日在上海光大会展举行,各方中外专家围绕不同角度对先进制造业等问题展开研讨。

图为圆桌会议现场 先进制造业全媒体摄

上海工业自动化仪表研究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长及总经理,徐洪海为圆桌会议主持人,针对话动阶段提出了一系列问题,带动了专家互动,分享了很多先进制造里的事。

首先德国先进工业科技研究院理事会主席Thomas Nolting对德国工业4.0几年实施实质性的进展,处于什么样的状态表示:2014年提出工业4.0概念,到现在正在实行,它主要是在德国进行更多的创新技术研发。自2014年到现在已经过了很多年了,我们现在面临的状态就是这个话题越来越热门,就像中国制造2025战略一样,工业4.0在德国也是非常的热门。在今年汉尼威(音)的展览会上,从我个人来看,从德国来看,这是第一次我们可以看到这么多的技术确实已经应用在实际的生活中了。并且把工业4.0确确实实落实到了我们的工业产品处。

说到德国工业4.0和中国的智能制造,我们在想中国智能制造的整体实施已经实施了将近五年之大,力度之大、动员之广、参与度之多,也树立了许多的企业的标杆和样板。江淮也是我们国家智能制造的实施试点,你到底有什么收获?到底有什么体会呢?

安徽江淮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李世杭关于江淮,关于无人汽车,系统集成技术等问题表示:关于江淮汽车我们做了哪些,因为我们是在产品研发方面,江淮是一家完全自主品牌的企业。前天刚公布了发改委批了我们和大众的合资项目,在此之前完全都是自主的。所以我们跟合资企业不同,我们没有国外大公司产品的直接输入,没有洋面包吃。所以必须要加强自主研发,在自主研发方面我们是利用信息化的技术,产品研发的全流程的数字化、信息化我们实际上下了很大的功夫。上午谭院士说,智能制造产品研发是第一个环节,没有产品研发的高度的数字化,形成不了数字化的数字,所谓大数据就是无本之源。所以,一个是研发过程用这个工具。

前天我在参加科技部另外一个项目的会议,我也感受到我们现在有一批的企业已经在产品研发从底层建模开始,方法对了,随着数据的积累,我相信我们产品研发的深入程度和专业程度一定会和世界的先进水平快速接轨。

第二,制造过程,我认为制造技术、装备技术应该是不缺的,因为现在有钱就可以买得来。国产的好用,首先是用国产的,成本要低,国产的不能用,我们就用进口的。所以我们不是只守着一条线路。所以我们现在整个把这些技术,好的装备集成起来,我们的装备水平应该说已经进步非常大。我们现在最新的生产车间基本上也达到了工业3.0或者3.5这样的水平,有机会的话欢迎大家参观一下。我们一个焊装车间是二百三十几台的机器人,几乎是无人化工厂,机器化的水平是非常高的。而且做系统集成是我们国内自动化的公司做的系统集成,达到了目前国内最先进的水平,节拍是55秒,55秒一台车这样的高效率。这么多的自动化装备的协同工作,包括我们整个的生产过程控制管理精细化的数据和计划,应该说这种协同水平是比较高的。但是确实离工业4.0的目标,就是今天各位专家描述的内容和目标我们差得还是很远。这个我们已经有了具体的计划,还是脚踏实地的一步步的走。

但是我觉得对于中国的制造企业,尤其是信息化的基础一定要打好。这方面我看了很多的企业,差距还是非常大的。谈智能制造,你没有信息系统,没有过程数据的采集,什么样的信息系统,什么样的人工智能都用不上。我强烈呼吁,我们一方面要深入理解工业4.0和智能制造,但是要脚踏实地的把我们生产过程的自动化、信息化这两个基础打好,一步步的脚踏实地往前走。

大家都知道SAP公司是德国工业4.0旗帜的企业,在推动工业4.0是无处不在。它智能制造核心软件技术如何呢?

SAP全球高级副总裁,SAP中国研究院院长,李瑞成关于智能制造核心软件技术等问题表示:我就讲一下SAP创新的理念和客户理念,从这个角度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如何打造与时俱进的新的软件体系。如果从整体的文化来讲我们强调这么几个大要点。   

第一,我们持续创新。就是说创新是在我们整个员工的血液里面,包括三个方面的创新,第一市场驱动的创新。贴近客户或者市场的需求,产生的产品才是客户需要的。这方面我们有不同的项目来支撑,比如与客户一起联合创新。如果仅仅做这一块创新,我们就不能成为一个行业的领导者,一定会被颠覆掉的。第

二是我们告诉市场未来的愿景,或者技术应该是什么样的,我们应该打造什么样的体系来推动市场,推动客户,推动行业的发展。这块不可能问客户,客户也不知道IT的发展趋势。我今天讲过内存计算数据库,这是一个非常新的体系,它是满足大时代方面快速云算的数据库,客户十年前不可能想到这个事情。SAP在2009年开始打造这么一个新的产品,我们推动了很多的颠覆式的创新。一般的情况下这两块在任何的行业就可以活得很不错了,一个是贴近客户的创新,一个是推动市场的创新。但是在IT行业不行,IT行业的发展变化太快。我们作为一家公司要把这些创新揉和进我们的产品里面,做到与时俱进。这是创新方面的,是我们公司能够站到不败之地的原因之一。

第二,我们讲产品价值,我们的产品要给客户可以带来价值。我们幸亏是一个全球化的公司,我们给全球各地的大公司、小公司,通过共同创新把全球的行业的最佳业务试点带到全球各地。我们也从西方把最好的业务实践带到了中国,把中国的业务实践也带到了全球。这是第二点,带来客户价值,客户的价值体现了非常多。

第三,SAP在打造软件体系的时候讲究系统性和技术性,我们做任何产品设计的时候,这也是德国工程师的文化。首先讲我的架构是什么样的架构,这个架构能不能承载我未来的发展。比如讲到物联网的数据采集,但是你要打造一个体系管理成千上万的传感器是非常庞大的工程。SAP我们也有类似的大数据采集平台,在设计的过程中首先想我的架构怎么做,路线图是什么样的,想得非常的透彻。使我们的产品可以在一个非常好的架构上再发展代码以及加东西就不至于损坏。

第四,网络的安全性和运营性。没有安全,任何软件是没有生命力的。作为一家提供企业运营软件公司来讲,如果我们软件很容易被攻击的话,不会有任何的企业来用的。所以安全性和运营性是非常重要的。

从这四个方面我们跟大家分享了我们如何打造我们的体系,当然还有很多的方法论我今天就不讲了。

都说德国人的脑袋是方的,中国人的脑袋是圆的,可是该如何培养复合人才呢?

同济大学中德工程学院院长,冯晓对如何培养复合人才表示:德国的工程教育确实很有特色,特色不在于它排名排到第几位,德国工程教育的特色在于你回过头仔细想想德国的制造业怎么样?德国的制造业很厉害。为什么厉害?我们说德国工人很勤劳,这肯定是一个因素。但是我们要讲德国工程师很聪明,很能干肯定是一个因素,不然德国制造业不可能这么强。德国工程师这么能干是为什么?德国的工程教育肯定有他的长处。基于这样的考虑我们和德国合作,把德国的模式搬到中国来。   

刚才讲到中国人的处世方式和中国人的处世方式确实不一样,这里有一个个人的观点。一个工业文明和农业文明在里面,当然还有民族性的差别。所谓的工业文明就是现代化的生产,工业文明就是分工专门化,你必须把工作做得很细,你必须把文档做得很好,你必须把标准定得很严格。农业文明不是这样,农业文明我们是种地收地,是看节气的,24个节气就差不多的了,耕种是以家庭为生产单位的,家庭内部可能会有分工,但是整个的社会化生产不是建立在细化的分工和专门化的基础上。  

所以这样的情况下,很多事情不需要跟别人有很紧密的联系和配合。这样做事情变通就比较容易了。但是我们现在处在工业化的过程当中,而且我们的目标是要过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变成世界强国,所以这个时候稍微学一下方脑袋。但是还是要有一点润滑剂,如果你做人希望生活愉快,按照德国人也蛮好。但是做人也不妨像南欧这边享受生活,如果完美结合起来,我们的工业也发展了,经济也发展了,社会上也很活跃。我们中德工程学院希望学习德国的模式,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也要考虑中国的民族性,尽可能的把我们的工程教育在未来的十年、二十年里面做成世界一流的。

我们对金融都有一个认识,你需要钱的时候离你远远,不需要的时候天天盯着你,真正需要的时候找也找不到。

今天中国平安副总裁,王恩洪对金融的表示是如何颠覆了我们的印象:目前我们国家的金融服务业还是一个简单直接的要回报的情况。实际上我前年从美国回来的,在美国待了22年,回来之后很多朋友问我在干什么?我说我在平安,他们就说是卖保险的,所以平安给大家的印象就是卖保险的。保险在我们国家过去几年当中发展很快速,但是带来一些不好的方面,这个确实是存在的。平安是1988年成立的,平安整个集团的起家的基因DNA就是从我们的产险的团体客户做起的。这里我们确确实实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把对我们的企业,或者对公法人的业务作为我们的一个增长的核心基础。

我想就刚才徐院长提出的问题谈一些粗浅的看法。这里面他提到了四个方面,政府、企业、集成商、金融企业,这里面很简单,我们平安提出来专业带给你服务。就是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我们从金融的角度来讲,现在保监会刚刚出来一个新的课题,我也是昨天才看到。保险业如何跨界经营,所谓的跨界经营就是不单纯作为一个保险公司的角色。如何利用我们的保险资金或者资本来帮助我们的实体经济在它的产业升级、市场开发、国外等等几方面帮助企业做一个全新的改造。  

打一个比方,过去银行一般情况之下首先是要贷款,贷款的时候为了做一个征信就往往找到保险公司,把他认为风险比较不可控的,比较差的客户让保险公司做一个征信。这是一个模式,很多的银保渠道都是通过保险解决风险管控。

另外一个角度,我们从产险的角度来讲我们可以首先了解这个企业的风险点和资金流。这个基础之上我们筛选的客户从它的各个纬度上再去帮助它找到合适的银行解决它的资金问题,这是理念的问题。 

从我们保险资本运用国家最近提出来如何利用保险资本促进我们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包括还有一些其他的案例,在于一些巨大的工程制造过程当中,比如一个地铁线的制造,上海有十几条的地铁线,第一条开始平安就介入。大家可能不知道,京沪线高速铁路最大的投资商就是中国平安集团,从它一开始就是平安介入,这是一个回报非常好的高铁线路。可以看出来,任何一个保险企业在介入过程当中有许多的新模式需要我们拓展。这里面就涉及到什么样的行业是什么样的资金需求,资金需求的规模是什么,资金需求的用途是什么,这都需要我们进行细化的分析和了解。在这个基础上再去针对性的制定出我们的融资和其他的解决方案,这个无论是我们的首台(套)还是其他的企业,因为平安就可以介入到其他的相关行业,这个对于我们平安来讲还是处于谨慎的态度,更多是从债权投资的角度,没有做直接的投资。像我们对汽车产业方面,像我们中国平安刚刚收购了汽车上线,这些都是我们在这些方面直接介入到产业里面的有力的尝试。

刚刚徐院长提的课题比较大,我只是尝试做一个解答,更多还是在后续的工作当中跟我们在座的各个企业家做一些互相的探讨。

以上为现场实录,未经专家审核,先进制造业全媒体重新编辑整理,祝贺先进制造业圆桌会议圆满结束。

相关热词搜索:圆桌会议 干货 制造业 先进制造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