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进制造业微信公众平台 先进制造业全媒体

华为CIO陶景文: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核心三要素

2021-05-28   来源:   评论:0
摘要:2021年华为中国生态大会上,华为CIO陶景文在会上发表了“加速数字化转型 共同繁荣数字生态”的主题演讲,演讲内容与大家分享:
  打造一个繁荣中国,千行百业,数字化转型的新的数字生态。
  2021年华为中国生态大会上,华为CIO陶景文在会上发表了“加速数字化转型 共同繁荣数字生态”的主题演讲,演讲内容与大家分享:
 
  01 加速数字化转型 共同繁荣数字生态
  其实数字化正在引领着新一轮的产业变革的结果,驱动着新经济的形态发展,我们人类在过去的几百年发展过程中,我们经历了工业经济的高速发展,其实在工业经济时代,我们做了一件什么样的事呢?
  就是不断地提升我们的生产力,快速地生产出更多的产品,更高的质量,更低的成本,其实在这个时代的时候,我们认为工业经济的一个最大特征,就是生产力的极大的丰富,所带来的一个必然的结果,也就是供给侧的过剩。
  那现在呢,我们认为工业经济正在走向,因为新技术和新能源跟工业经济的融合,我们现在的新的经济形态正走向一种体验经济和服务经济的时代,那这个经济的时代,其实就是要用数字的技术来去解决原来工业时代一直不能很好解决的一个问题,那这个问题是什么呢?
  其实就是我们原来过去的运营效率一直是工业革命时代的这个一个不进步的部门,其实在这个角度上如何更加快速的去响应千变万化的用户需求。
  所以我们认为现在是一个服务经济,是体验经济的时代。
  02 未来的经济时代
  然后这个有一次在跟一个中国制造业的龙头企业的老大聊天的时候,我们就提到了,其实我们当时讨论出一个词,我觉得未来的就是“时代”,就是要用工业经济时代的规模化定制的,能规模化生产的能力来去实现体验经济时代,快速响应用户需求的这个规模化定制,我们叫未来的经济时代,就是应需而变的快速定制的一个时代,那我们认为这个数字经济跟工业经济就体验经济和工业经济最大的结合的驱动力是来自于技术。
  这些年的这个技术的创新,随着5G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云,区块链等技术不断地跟我们的产业发生融合,他就带来了两个方面的变化,一个是这个数字经济的蓬勃发展,就是数字经济产业化,那我们原来的互联网或者说是这个通讯服务业在GDP里的占比都是比较小的,但是这些年来看,数字经济得到了规模化的发展,也形成了一个相当大的产业集群。那更可喜的是我们现在发现了数字技术跟工业跟行业的结合,就带来了新一轮的我们叫做产业经济数字化,这是一波更大的变化。
  华为提出来了要5G融合,其实就是要把技术和行业的场景做出新一轮的匹配,这样会使得我们的千行百业发生巨变,并且带来新一轮的增长。这是我们对未来态势的一个判断,再加上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对世界带来的影响变化是深层次的,我们认为在疫情所带来的后疫情时代正在加速世界经济态势的一些变化,我们认为带来了一些至少在以下6个方面,可能会变成一种新常态。
  03 共创蓬勃发展的数字生态
  我们发现,由于疫情带来流动性的降价可能是客户的互动会走向数字化,远程办公、在家办公可能会形成一种新的常态,我们财务的灵活可视、运营模式的技术使能以及数据驱动的商业模式和全新的新业务的连续性计划,这几个方面,我觉得我们现在的产业都因为疫情产生了很大的变化,比如说全球的供应链的紧张,我们中国讲的内外双循环,其实现在我们讲原来世界是平的,我们可以在全球开放的做生意,比如说,我们原来所说的华为只有无能的销售,没有无能的供应岗,只要你能卖得出去怎么会供不上呢?但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可能疫情带来的供应链。
  比如说最近正在闹的芯片荒,我相信已经对我们很多的行业产生了影响。美国再提制造业回归美国,我也听到了,我们现在有很多的产业链。比如说欧洲在1个月左右的时间,前段时间发布了3个白皮书。欧洲也提出来,要在欧洲构建本土的芯片的这个工业能力,要建立小循环。
  那我们中国也提出了内外双循环。所以我认为呢,企业现在的疫情,也在从另外一个角度在推动我们千行百业的数字化的转变。那我们作为中国的这个企业,过去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由于我们的这个人口红利,成本红利,以及我们的这个改革开放的这个制度的这些红利,我们中国的产业界取得了非常大的这个发展。
  其实我已经注意到我们已经有非常多的行业已经步入到了全世界最大规模的。比如说我们的钢铁,我们的汽车,我们的家电,我们的手机,都成为了全世界最大规模的制造业。甚至包括一些服务业,包括我们的互联网。现在也是全世界前十名的互联网公司有四家是中国公司,有六家是美国公司啊。
  那在这个角度上来讲,我们中国的企业在各行各业其实已经都步入到了世界领先,甚至说是这个或者前几位的这个规模,绝大多数的行业。那但是在这个时候呢,我们面临到了一个新的挑战。
  我们是不是真足够大了。但是我们现在是不是足够的强,我们是不是能在未来的这个时代里头,中国依然屹立着世界企业或行业的领导力的,我们是不是能构建领导力。其实发现我们在离这个由大到强,还有巨大的差距,还有不可跨越的鸿沟。
  那我们现在大家可能最常听到的,包括我们华为也现在正在面临的,就是美国的打压。其实打压我们发现了,其实你强不强,不是说在意别人打不打你,是在于你自己有没有能力不被别人扼住生存和发展的这个咽喉。有没有生存发展的能力,那其实我们现在看到我们很多的产业。
  甚至说绝大多数的产业都面临着这样一个情况,那就是什么呢?缺“芯”,少“魂”,我们这个芯和魂呢,是打了引号的。那我们每个行业的心和魂是什么?比如说我们在数字经济这个行业里头,我们的心就是芯片,我们现在来看,华为设计出来芯片我们造不出来。
  我们就算自己有生产线可以造的时候,我们的材料,我们的基础的东又跟不上。那我们的魂在我们的ICT和数字经济行业是什么呢?我觉得至少有那么几个东西,数据库,操作系统,工业软件啊。
  我们有这么大的工业规模,中国没有世界级的工业软件,我认为可能是一种耻辱。所以我在这个生态大会上,我想做一次呼吁,我呼吁我们的中国的产业界行动起来,能真正的解决我们中国产业发展不受制于人,不被人卡脖子。
  共建一个未来能够支持我们中国产业走向强,而不仅仅是大,然后去构建一个支持中国产业强大的这个生态。我认为当下正是行动的时候,与其抱怨、与其期待美国发生政策变化,与其抱有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不如我们行动起来。
  我们认为我们中国有强大良好的基础,我们每年还有超过900万的大学毕业生。我觉得这就是这个时代赋予我们最大的,工程师红利,人才红利。我们原来讲是人口红利,那在这个时代,我认为当下正好处在一个数字经济最千行,百业正在变革的一个大变局的时代。
  或者用习总书记的话,百年未遇之大变局的时代,我觉得我们应该行动起来,真正的解决我们这个产业行业数字化所面临的卡脖子的问题。所以我们在这个角度上真正的让我们未来中国的产业跟数字化的拥抱,这位真正的成为这个世界最领先的先进实验的代表。
  我们给世界交一份中国的答案,我认为在这个时候呢,正是这个关键的时候。我觉得我们现在的基础,我们要拿出来中国解放初期,以及这个60年代俄罗斯专家退出中国的时候的那种精神。我觉得我们中华民族本身就有这个精神,就是什么呢?
  当外力压强越大的时候,我们越团结,我们越能够齐聚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我也相信以我们中国人的智慧。和我们这么大的市场和产业规模,我们一定能把这个生态建成世界上最具创新能力,最蓬勃发展的一个产业数字化的生态。
  04 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核心三要素
  那其实现在在讲这个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其实我这个这张照片呢,我是当个影子,我认为这是一个三个要去考虑的这个重点做好数字经济。
  有三个核心关键,这三个核心关键你不做好,是不可跨越的门槛。我觉得第一个呢,我就想是我们在智慧城市,我们在很多的行业里头,我们也在讲的就是全量,全要素的连接跟实施反馈系统。
  因为华为主张未来的千行百业的数字化,其实就是在打造一个行业的智能体,就像我们一个人一样,我们一个人的完善的智能体。我们有我们的这个这个感知系统,就是我们的这个五官,甚至包括皮肤,我们有我们的这个实时反馈系统,就是我们人的神经系统。
  包括动物神经和理性的神经,还有我们的智慧大脑。其实我们在打造一个智能经济体的这个数字智能级的时候,我认为她的基础条件就是你这个智能体的全量,全要素能被连接起来。
  全量其实很好理解,就是你所有的生产要素,所有的业务对象,认为它是一个开放的连接系统。不仅仅是一个企业内部的生产要素的连接,还有包括你的客户,你的伙伴,甚至你的上游的供应商等等。形成了一个生态的全要素的连接。
  这个全要素被光速连接起来以后,其实他会为企业带来极大的效率和这个极大的效率的提升,准确度的提升,以及成本的降低。因为大家要注意到数字时代他有一个特征,数字时代了,它的最大的特征,数字经济的特征,数字平台的特征就是它的规模化,时间化。
  和这个重复的成本,边际成本是趋于零的。比如说我们做一个产品,我们过去制造一个工业的产品。如果我们在物理的世界,我们去做一次测试,做一次实验,那我们就得开发出来样机,那每一次的成本跟你开发出来的样机的重复的次数是线性增长的。
  但是如果我在数字世界里能去做仿真,能去做测试。如果数据的模型,它的初期成本是比建一台物理样机要高的,但是它的重复成本是基本上规模越大,重复成本越趋向于零。
  那第二个我还是想讲的。其次在数字世界里头,这个有一句名言讲的上天,给你一个礼物,一定会有它的代价。那如果在数字世界里头,我们做这个数字经济的发展。
  如果有一个代价,这个代价就是安全。我们为什么把安全体制这么高呢?我们把我们认为完善的网络安全跟数据资产保护是入门条件,如果你在做数字化的时候没有充分的安全保护。
  我们很简单的理解,当这个东西被光速连起来了以后,你的效率很会加快,但是流失也会加快,你也会更方便让人把你拿走。所以你的核心竞争力在数字化的过程中间,如果没有网网络安全跟数字之间数字保护的有力支撑啊,可能是会让你的竞争力在一夜之间丧失殆尽。
  那第三点我就讲的就是说,其实这个数字化转型转型的这个东西呢,就一定要构建出基于数据的智能化的核心的生产,运营和决策系统。它一定是为一个企业的主业服务的。
  一定要是容易使能主业,我们不是在简单的去做一个这个管理系统。比如说我们工业时代所诞生的,我一直在讲数字化和信息化的最大区别。
  60年代工业革命诞生的时候,诞生了一系列的信息化的手段,包括ERP,CRM,PDF,ms等等。这些都是事后记录,系统,都是管理系统,不是给业务用的,是给管理人员用的,不是给用户用的,只是给少数专业人士用的。
  所以在这样的角度上,我认为这三点是我们去做数字化的核心关键,那在这个角度上来讲呢。我就拿产品举了一个例子,在这个做数字化的时候,就是要去构建整个行业所有要素,业务对象的数字孪生。
  但是我认为原来过去在整个做这个信息化的过程中间,他实际上是把一个这个在数字时代的描述。第一不能全量,也没有全要所实施,而且它是几态势分离的。比如说我们拿一个产品来讲,华为公司做手机,我们原来有PDF系统管理手机的静态数据软件,他用了什么元器件呀,长宽高啊,然后各种的这种特性。
  但是你不要忘了,这仅仅是这个手机这个业务对象的一个部分,只是设计太所需要用到的数据。那比如说在他的产品的这个制造,他有仿真,有测试,有制造的这个状态等等的这些数据。那他又被原来一些静态数据被存到了ms,或者说存到了测试用例库里。
  他并没有完整的围绕着这个用户建立起来,还有产品的运营形态。比如说大家拿到我们手机呃什么时候使用慢,什么时候使用快知道吧,在哪些地方使用,卖哪些地方使用快,哪些应用使用吗,哪些应用有15块,哪些场景它的质量不够好,这些运行态的数据也得不到重新的反应。所以我们认为构建积极投退是要去实现第四象限角起,就是要重新定义一个业务对象的全生命周期的数据,这是构建数字经济的关键,也是大家去做数据治理的关键,因为我在华为呢,我是负责华为信息化和数字化的。
  但是呢,我不是一个专业的这个信息人员,是吧,我是一个业务人员。我在华为26年了,我绝大多数的精力是做销售的。那在这个角度上来,我原来来看,其实我们过去的,我认为信息化跟数字化完全不是一回事。
  我其实不太主张这个,像我们很多的这个公司现在都在也经常在问这个问题。那我认为信息化跟数字化的最大的一个区别就是他们能不能由一个事后系统有一个记录系统,变成一个包含事前预测,事中干预到事后回溯这样的一个完整的业务作战使用。
  而且是给业务人员使用的,所以我觉得这个数字化的关键在这里,数据治理的关键也在这里,那我最后所讲的就是数字化转型呢,现在是中国绝大多数企业和大家在座的,可能你的客户,包括我们自身的企业都在关注的一个问题,对不对,但是数字化转型我认为是存在裂谷的这个裂谷呢是什么呢?
  就是第一是千行百业,每行每业各不相同。它可以形成互补能力。但是呢,我觉得我们首先存在的一个gap。
  05 数字化转型人才和能力具备
  他是一个数字化转型,是一个系统工程。它需要有行业的弄号,行业的知识和经验。但是他也要专业的数字化的技术和能力,但是我们现在发现我们同时具有行业弄号和专业数字化能力的企业少之又少,因为大家在过去的信息化的时候,我们的所有的企业信息化投资是不够的。
  你看我作为华为的CIO,我在外面去交流是吧,他们很多人都挺羡慕我的,我每年花任总1.6%的收入,我去年花了公司一百五十多个亿。那我觉得大家的很多的企业,我给很多企业讲的时候。我们来看,当然我们的很多行业都不一样,比如说银行业可能高一点,我们互联网业可能它本身就是个数字化的平台。
  但是我们绝大多数的工业制造业,其实我们原来在信息化、数字化上的投入,有多少的行业达到了华为的比例,而且华为在我们的传统的通讯产品制造业里头,我们也还在一个低位运行的。我们这个行业的标准大概是收入的1.6%~3.5。
  所以我觉得在这个角度上提出,我们原来所有的行业在数字化的技术的专业人才和能力的具备上是不够的。但是我们的很多的行业,你又有原来拥有数字化技术的公司,往往又具不具备行业的能力。
  比如说华为为什么从去年开始让大家去钢厂,下煤矿在做什么?其实就是说我们发现我们华为有十几万,二十万,我们的这些人有通讯,有信息技术,专业的技术。但是我们有多少人懂煤矿,有多少人懂能源,有多少人都懂懂这个。
  这个管网有限,有多少人懂航空。其实我们华为在跟我们的客户合作的过程中间,我们就发现这个中间存在一个巨大的gap。当做数字化转型的时候,其实往往懂行业的人没有技术,懂技术的,又不懂行业。
  所以在这个角度上就会发现在这个概念中间会出现一些概念横飞,比如说什么数据中台啊,什么这个中台啊,哪个登啊晕呐,这些概念满天飞。我刚到华为的时候,华为也是一堆云满天飞。我说华为要有那么多云,就证明华为公司的数字化失败了。哪有那么多云的。
  云的核心是什么,云的核心是你投入的信息,资产的效率最大化是共享服务。后来我在华为我就推进我们的语音,能不能让华为公司的关于服务器存储,计算的资源的投资效率。
  可以由原来的使用率20%能不能达到50%,80%。所以我们在这个角度上,我觉得我们是鸡同鸭在讲。行业和这个数字化的这两个部门呢,大家在中间窗造一些概念,尝试拿这些概念去解决我们的问题。我认为这样做数字化转型是做不成的。
  06 构建数字化转型生态的三件事
  所以我们认为呢,我们希望能够构建一个生态来去跨越这个裂谷,其实我们认为这个生态里头需要做三件事。
  所以这是去年在华为的HTC大会上,我就发起召集成立了一个产业行业数字化转型的联盟,我希望这个联盟能够帮助千行百业一起来做三件事:第一,培养行业数字化的领导力,第二,培养一支专业的数字化的队伍,能解决各行各业能解决业务存在的问题,第三就是构建一个数字化的平台,能够使能和加速产业数字化和行业数字化的进程。
  对这个联盟做的这几个事情,对这个平台,我有一个简单的构想。当时就是说行业企业的复杂性在于列。为什么在一列呢,我觉得中国的这个原来的互联网产业已经非常伟大了。向谷歌把全世界的互联网装在了自己的手里。
  阿里,这么大的交易规模,每秒钟几十万的订单处理量。腾讯这么大的社交平台或游戏游戏平台同时在线的这个社交人员达到这个规模。
  我认为他们的难度在于行的创新,就是高并发大量的同事的这种订单来去这个同志的东西再去处理,我把它叫航式创新。能够解释,充分的解决足够大的行市,创新是一件伟大的事。
  但是我们大量的传统的行业,你们在我们在做的东西是一个劣势创新。劣势创新是什么,我们的模板可能都不一样。比如说我分析过一下华为的订单跟阿里的订单,阿里90%的订单。我可能都说长了,我说在一天内都会关闭,那我们传统这种大型企业做客户服务的,做这种大型工程交付或者做服务的企业,我们的订单在我的系统里头要处理多长时间?
  华为最长的订单超过十年是吧,穿越的系统复杂度也不一样,所以我们认为行业的数字化转型在一列。其实我有一次跟一个这个专家和领导交流的时候,他讲了一个比方,我觉得非常好,对吧,我觉得都是很伟大的事,就像我们原来的互联网行业,能把像这个会场这么大一个三阶魔方在七秒钟之内恢复,这是世界第一的能力,非常棒。
  但是如果我们一个传统企业,虽然我的规模没有那么大,但是我能把手掌拳头这么大,一个七阶魔方也在七秒钟恢复,它也是能力,它也是世界第一。所以我觉得我们在这个角度上,我们就需要有一个行业数字化转型的一个架构,他当然这个架构呢。
  我自己在欧洲工作过,我当时就讲了,应该他有一个通用的这个数字化的平台,我们应该能把这个产业里头,我们也互换我们这个产业的合作伙伴,我们能把这里面所需要的软件能力、硬件能力、通用技术能力。
  能够形成一个一个的乐高积木或者叫海,或者形成海拉细胞,我在这里不就赘述什么是乐高积木。什么是海拉细胞,人物能够在我们的千行百业里头能够快速的利用这些积木或者海拉细胞去复制,或者拼接成我们所需要的一个通用的数字化平台。第二,我们应该有元数据驱动的数据治理的能力。能快速的形成不同行业的模板,比如说我们几乎所有的企业都有订单,几乎所有的企业也都有客户,几乎所有的企业都有产品。
  那我们到底该怎么样去定义,这个是一个一个的来做的,还是用一种什么样的架构是吧?那我自己认为呢,这个价格我就应该是元数据驱动的多租架构,应该要让它让用户使用,像一个租户简单的订阅使用一样方便。
  而且他要具有一定的扩张扩张性,而且这个扩展性呢还要让这个企业的客户呢能够实现自主服务。而不是要我一个服务提供商,要去天天去帮客户做。因为我们的能力是有限的,所以在这个角度上再一个呢就是在这个层面之上再开发,再开放一层,就是让我们的企业能够高速的去实现这个这个创新。
  是去实现自己的数字化的业务,比如说你的流程的编排,你的定制等等。那这些呢我们认为这是一个数字化的平台的这个能力,所以我们是希望呢在这里能够建成,形成一个集合行业智慧共建的一个赋能。
  07 集中式聚众力
  我们在这里特别讲的事,希望是为千行百业的传统企业的数字化转型能贡献一份力量,构建一个生态来支持这件事有序地推进下去,那这个事情呢,我就把它叫做集中式聚众力来去打造一个这样的生态,那我们来看一下这个生态有多复杂。
  我觉得这个生态是以数字化平台为中心的。但是呢他周边包括有材料,有软件,有硬件。还有业务应用系统,还我觉得这个生态是一个非常庞大的,而且极具活力的这个生态。那华为在这里呢,我们想我希望呢我们华为呢,能给我们华为的整个生态合作伙伴一起呢,承担起三个重要的使命。
  第一个,我希望我们是一个推动者。我觉得在这个角度上来讲。其实我觉得以我们华为和华为我们的这个所构建的企业BG的整个生态群。我们有庞大的客户群是吧?我们有这个庞大的供应商群体,那我们来去推进这件事的数字化转型,我们应该办成这件事的一个有力的这个推进者来去推进这个东西的建设。
  第二个呢,我们应该是一个共建者啊,那华为呢自己其实我们本身也是一个企业,我们有很复杂的这个业务,业务业态。在这种业态和实践的过程中间,我们要去做解决方案的验证,我们让自己的降落伞自己跳。我们要在我率先在我们的制造供应,财经研发是吧,就是营销,供服员,人才,行政服务等所有的领域呢率先去把整个一基于自己的实践。把这个把整个这个平台呢,跟合作伙伴一起呢,把它建设的要好用易用,然后为这个行业数字化转型。
  最后第三个_职能,就是我觉得叫做赋能者,我希望我们去能够使能整个千行百业的快速的数字化转型。我觉得由我们中国企业的共力而为我们一定能解决中国企业走向数字化,而且成为世界最领先的数字化的这个能力。然后去规避美国卡脖子,这是这个我认为呢我们是呃这个有这个能力。而且我觉得这个在这个角度上呢,我们是能把这件事情做好的。
  我们希望我们共同能打造一个繁荣中国,千行百业,数字化转型的新的数字生态。
相关热词搜索:数字化转型 数字化
网站介绍|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