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进制造业微信公众平台 先进制造业全媒体

工经联会长李毅中:“互联网+”首当加入制造业

2015-10-13   来源:企业观察报 作者:莫丰齐   评论:0
摘要: “互联网+”是信息化和工业化“两化深度融合”的具体化。我国要在2020年基本实现工业化,2025年要进入制造业强国,可以说,在工业化的历史阶段,“互联网+”首先是“+制造业”。

“旧力渐弱,新力将生,创新驱动正在成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实现增长方式转变的强力引擎。”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简称工经联)会长李毅中近日在接受记者记者独家专访时说。

李毅中指出,中国作为制造大国,传统制造业已走到了必须转型升级的关口。截至今年3月底,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已经连续6个月利润负增长。创新驱动如何才能改造提升这一块总资产高达90万亿元的工业经济,事关中国经济的长远发展。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日前国务院印发了《中国制造2025》,部署全面推进实施制造强国战略——既努力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又加速培育发展新兴产业,双轮驱动。

李毅中还指出,要实现创新驱动,必须突破当前的体制与机制束缚,解决好研发与经济两张皮的问题,在加强产学研用相结合、加快科技成果转化,加强国家级重大科技专项、行业共性技术及企业技术革新等层面的科技攻关,如此我们才有可能真正掌握关键技术、核心技术。

李毅中强调,在当前,我国工业经济的出路,最终要靠科技创新、技术改造促进其转型升级。在这方面,奋战在企业一线的一亿多产业大军,是实现科技创新、促进产业转型升级的主力军、生力军。

一、实现创新驱动拉动经济,需从五个方面入手

记者:在新时期、新常态下,我们已明确提出创新驱动为经济发展的动力,那么由要素驱动转向创新驱动,目前需要在哪些方面有重大突破?

李毅中:第一是科技创新。创新的关键是科学技术成果转化顺畅,科学技术与经济发展契合紧密。我国科技创新已取得很大的进步,但科技转化率、科技贡献率仍然不算高。专利数量不少,但发明性专利比例低,以至于关键技术、核心技术,约有一半受制于人。科技创新要强调自主创新,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不会关起门来,排斥国际先进科技与管理,但有一定基础之后更要重视自主创新。

第二是产品与服务创新。发展经济的目的是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对产品与服务的需求,产品与服务的品种与质量,凝结了科技与管理的成果,而且还可以创造消费拉动消费,促进经济增长。

第三是管理创新。企业管理讲究科学管理、现代管理、信息化管理,管理覆盖全过程。其中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是根本性的制度安排。

第四是产业创新。从工厂到公司,从企业法到公司法,从企业职能部到事业部,科学、现代、网络化的组织创新日新月异。产业链不断完善,互联网时代新模式层出不穷。

第五是商业模式创新。德国工业4.0与《中国制造2025》都提出生产方式、商业模式与业态创新。生产模式由过去的少品种、大批量,衍生出多品种、少批量,规模化生产向柔性化、社会化、网络化生产转变,个性定制正当风行,现代物流、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等商业形态蓬勃发展。

以上5个创新,必然促使生产力要素优化升级,从而实现创新驱动,推动产业转型升级。

生产资料方面,创新能促使资源利用实现节能降耗、减排治污、保护生态。工业文明不一定只是消耗资源,其实也能维系资源,甚至创造自然财富。消耗少了,排放少了,大自然能自我修复,工业文明与生态文明可相互促进。

生产工具方面,创新能使生产装备与生产线自动化、数字化、智能化。生产工具的效率大大提高,使精准制造、精益制造、极致制造、敏捷制造成为可能。

劳动力方面,科技进步与科技创新可提高劳动者素质,从而提高劳动生产率。“机器换人,人控机器”,可通过远程教育、仿真模拟等现代手段更好培训,各种孵化器可培养大量小微企业和创业者。我国劳动生产率2014年人均为7.23万元,比上一年提高了7%,成绩虽然可喜,但是这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较大或很大差距。通过创新提高劳动力与人才要素的质量还有很大空间。

资金资本方面,创新可提高资金周转率与使用效率。中国可以把外汇储备和人民币储蓄盘活增值。国家提倡建立各种基金——包括转型升级基金、新兴产业先导基金、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这些基金的来源是多元的,是更多吸引民间资本的混合型基金。当下正热的PPP模式也是一种创新。

科技方面,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科学技术的创新,科技成果转化率的提高,是中国企业掌握核心技术与关键技术的必由之路,而新技术是新产业的灵魂。

由此可见,创新驱动与生产力要素密切相关。创新驱动最终落实到提高生产力要素上来,以创新驱动提高要素的质量、水平、效益,推动经济发展。

二、“互联网+”首先是“+制造业”

记者:在世界产业链的分工中,中国制造业总体上仍然处在中低端。所以目前我们在大力发展高科技产业、先进制造业的同时,也要花力气化解、淘汰相对落后的产能。中央正在部署与加快推进“中国制造2025”与“互联网+”,将会如何改造与升级中国的传统制造业?

李毅中:“互联网+”是信息化和工业化“两化深度融合”的具体化。互联网覆盖面广、渗透力强,与任何行业都可以相加。我国要在2020年基本实现工业化,2025年要进入制造业强国,可以说,在工业化的历史阶段,“互联网+”首先是“+制造业”。 “互联网+制造业”就是《中国制造2025》的行动计划,其重点是实现智能制造,不仅要抓行业、抓试点,也要抓环节。

抓行业好理解,中国制造2025是全局性战略,规划列举了10个重点行业,这10个行业里还不包括钢铁、有色、石化、建材、轻工、纺织,其实这些行业也要实行“互联网+”。抓试点也好理解,每个行业成千上万家企业,肯定需要从中选一些重点企业试点入手,试点内容各有侧重,取得经验推广。那么,抓环节该如何理解呢?主要是要抓好以下几个环节:

一抓研发设计环节,现在企业研发设计采用数字化工具的比例大约为52%,《中国制造2025》规划提出,到2020年提高到70%,2025年提高到84%。越来越多的研发设计开始大量运用仿真模拟、三维描述、高速计算、大数据库等数字信息工具,从而提高效率、缩短周期、提高水平,最终将关键技术、核心技术实现产业化。

二抓产品质量,尤其是基础零部件、关键元器件、新材料。在这方面,要提高质量与自给率。按照《中国制造2025》规划,自给率将由现在的 20%提高到2020年的40%,2025年再提高到70%。

三抓制造装备数控化,实现精准制造,极致制造、敏捷制造。关键工序数控化率现在为27%,《中国制造2025》规划要求,2020年要达到50%,2025年要达到64%。

四抓流程式制造线的智能控制。据统计,目前制造流水线自动化比例为54%。这个比例还不高,自动化还要升级为智能化,而且生产更安全可靠、效率提高,实现柔性化。

五抓制造业服务系统数字化、网络化,进而改变生产形态与商业模式。制造业服务系统包括现代物流、电子商务、远程监控在线维护等方面。目前,我国物流成本是国际两倍,发展智能物流、跨境电商,可大大节省中间环节费用;推行远程监控、在线维修,有助于在生产过程中对隐患可以早发现、早维修、早排除。此外,个性化定制,柔性生产,供应链、销售网的社会化、网络化,都在改变制造业的服务系统。

三、依靠创新驱动,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加快培育新兴产业要同时发力

记者:目前也有一些看法认为,股市中创业板的火爆,说明“创新”正存在泡沫化倾向,而传统制造业,不少仍处在去产能与转型升级的阵痛之中。如何在创新驱动的助推之下引导资本投向实体经济,改造实体经济?

李毅中:当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原因之一是处于“旧力渐弱,新力将生”这样一个交替期——旧力方面,传统产业产能过剩,在市场紧缩的时候效益下降,推动力不足;新力方面,战略新兴产业、先进制造业在加速发展,但作用还没有完全发挥出来。它总体上占的比例还较少。

据统计,2014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增幅是8.3%,全部企业为7.4%,其中高科技产业增幅是12.3%;今年一季度,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增幅是6.4%,其中高科技产业是11.4%,高科技企业增加值增幅高5个百分点。这说明新力增速在加快。

但问题是,在全部工业里面,“新力”占比有多少呢?按照规划,战略性新兴产业到2015年占GDP的8%。而在制造业中,目前高科技产业大概只占15%,所以它的加速发展,仍不足以弥补传统产业的欠缺。现在全国工业资产约90万亿,虽然其中有过剩的,有该淘汰的,但它仍是财富的主要创造者。

习近平总书记说“调整存量、做优增量并存”,也就是说,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加速培育发展新兴产业,这两个任务必须同时发力,不可偏废。结构调整的抓手则是通过技术改造,实现转型升级。但目前我们在这方面做得还不够。

首先是力度不够。中国历年技术改造投资占工业投资的比例是40%,而且里面还有水分,如果把异地改造等扩能项目扣除,只占27%。而先行国家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工业化前后技术改造投资占工业投资之比为50%-60%,美国达到69%。所以我国的技术改造投资力度要加大。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说,“要采取财政贴息、加速折旧等措施,推动传统产业技术改造”,希望相关方面进一步落实。财政贴息撬动地方、企业、社会投资,及银行贷款共计8万亿,希望增加财政贴息。加速折旧方面,企业要遵守会计法,财政还需要出台相关文件。

此外,加大技术改造投资,提升技术改造水平,还需要解决机制的问题。政府应抓规划、抓重点,颁发目录、发布信息,给予政策指导与鼓励。企业要与国际同行对标,消除瓶颈、补齐短板。创新产品,全面提升技术经济指标;利用互联网技术提高生产经营全过程的信息化水平;提升资本质量与企业盈利能力,降低资产负债率。企业技术改造成效的集成,进而使工业经济的产品结构、产业结构、组织结构、布局结构得到调整和优化。

目前社会资金充足,股市高涨,资金如何才能进入以制造业为主体的实体经济,是一个直面的严竣问题。说到底还是要千方百计提升工业企业销售利润率,吸引社会资本的流入,当然这主要靠企业自身的努力,尤其是创新驱动注入活力,也需要财税、金融深化改革,需要国家相关政策的落实。

本站编辑:YOLANDA

(本文据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李毅中接受《企业观察报》采访综合编辑,原文发布于《企业观察报》,转载请注明原出处与作者)

相关热词搜索:互联网+ 李毅中 先进制造业
先进制造业简介| 版权声明| 招聘信息|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联系方式|